陶淵明的五言詩 (I)

適新居書坊
陶淵明詩 (II)
陶淵明文
赤壁賦
福爾摩斯

形影神(并序)

  貴賤賢愚,莫不營營以惜生,斯甚惑焉!故極陳形影之苦, 言神辯自然以釋之,好事君子,共取其心焉。

形贈影

天地長不沒 山川無改時 草木得常理 霜露榮悴之
謂人最靈智 獨復不如茲 適見在世中 奄去靡歸期
奚覺無一人 親識豈相思 但餘平生物 舉目情淒洏
我無騰化術 必爾不復疑 願君取吾言 得酒莫茍辭

影答形

存生不可言 衛生每苦拙 誠願遊崑華 邈然茲道絕
與子相遇來 未嘗異悲悅 憩蔭若暫乖 止日終不別
此同既難常 黯爾俱時滅 身沒名亦盡 念之五情熱
立善有遺愛 胡為不自竭 酒云能消憂 方此詎不劣

神釋

大鈞無私力 萬理自森著 人為三才中 豈不以我故
與君雖異物 生而相依附 結托既喜同 安得不相語
三皇大聖人 今復在何處 彭祖受永年 欲留不得住
老少同一死 賢愚無復數 日醉或能忘 將非促齡具
立善常所欣 誰當為汝譽 甚念傷吾生 正宜委運去
縱浪大化中 不喜亦不懼 應盡便須盡 無復獨多慮


九日閑居(并序)

  余閑居,愛重九之名,秋菊盈園,而持醪靡由,空服九華, 寄懷於言。

世短意常多 斯人樂久生 日月依辰至 舉俗愛其名
露淒喧風息 氣澈天象明 往燕無遺影 來雁有餘聲
酒能祛百慮 菊解制頹齡 如何蓬廬士 空視時運傾
塵爵恥虛罍 寒華徒自榮 斂襟獨閑謠 緬焉起深情
棲遲固多娛 淹留豈無成


遊斜川(并序)

  辛丑正月五日,天氣澄和,風物閑美。與二三鄰曲,同遊斜川。 臨長流,望曾城。魴鯉躍鱗於將夕,水鷗乘和以翻飛。彼南阜者,名實舊矣,不復乃為嗟歎。 若夫曾城,傍無依接,獨秀中皋,遙想靈山,有愛嘉名。欣對不足,率爾賦詩, 悲日月之遂往,悼吾年之不留,各疏年紀、鄉里,以記其時日。

開歲倏五日 吾生行歸休 念之動中懷 及辰為茲遊
氣和天惟澄 班坐依遠流 弱湍馳文魴 閒谷矯鳴鷗
迥擇散遊目 緬然睇曾丘 雖微九重秀 顧瞻無匹儔
提壺接賓侶 引滿更獻酬 未知從今去 當復如此否
中觴縱遙情 忘彼千載憂 且極今朝樂 明日非所求


歸園田居

少無適俗韻 性本愛丘山 誤落塵網中 一去三十年
羈鳥戀舊林 池魚思故淵 開荒南野際 守拙歸園田
方宅十餘畝 草屋八九間 榆柳蔭後檐 桃李羅堂前
曖曖遠人村 依依墟里煙 狗吠深巷中 雞鳴桑樹顛
戶庭無塵雜 虛室有餘閑 久在樊籠裡 復得返自然

野外罕人事 窮巷寡輪鞅 白日掩荊扉 虛室絕塵想
時復墟曲中 披草共來往 相見無雜言 但道桑麻長
桑麻日已長 我土日已廣 常恐霜霰至 零落同草莽

種豆南山下 草盛豆苗稀 晨興理荒穢 帶月荷鋤歸
道狹草木長 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 但使願無違

久去山澤遊 浪莽林野娛 試攜子姪輩 披榛步荒墟
徘徊秋壟間 依依昔人居 井灶有遺處 桑竹殘朽株
借問採薪者 此人皆焉如 薪者向我言 死沒無復餘
一世異朝市 此語真不虛 人生似幻化 終當歸空無

悵恨獨策還 崎嶇歷榛曲 山澗清且淺 遇以濯吾足
漉我新熟酒 隻雞招近局 日入室中暗 荊薪代明燭
歡來苦夕短 已復至天旭


移居

昔欲居南村 非為卜其宅 聞多素心人 樂與數晨夕
懷此頗有年 今日從茲役 弊廬何必廣 取足蔽床席
鄰曲時時來 抗言談在昔 奇文共欣賞 疑義相與析

春秋多佳日 登高賦新詩 過門更相呼 有酒斟酌之
農務各自歸 閒暇輒相思 相思則披衣 言笑無厭時
此理將不勝 無為忽去茲 衣食當須紀 力耕不吾欺


乞食

飢來驅我去 不知竟何之 行行至斯里 叩門拙言辭
主人解余意 遺贈豈虛來 談諧終日夕 觴至輒傾杯
情欣新知歡 言詠遂賦詩 感子漂母惠 愧我非韓才
銜戢知何謝 冥報以相貽


庚戌歲九月中於西田穫早稻

人生歸有道 衣食固其端 孰事都不營 而以求自安
開春理常業 歲功聊可觀 晨出肆微勤 日入負禾還
山中饒霜露 風氣亦先寒 田家豈不苦 弗穫辭此難
四體誠乃疲 庶無異患干 盥濯息簷下 斗酒散襟顏
遙遙沮溺心 千載乃相關 但願常如此 躬耕非所歎


更新日期:2004/02/01 All Rights Reserved.